佳蕊

底线/初心TFB.超级喜欢马嘉祺.

两情若是长久时(二)

  ♡感谢你们的喜欢

  ♡因为学业繁忙  更新时间不定

  ♡希望理解  但是我也会很努力的吖

  

  

  

  

  

  

  04.

  

  单婷是真的在简亓那里尝到过苦果。

  

  

  

  全都藏在一些小细节中。杀伤力不强,却细腻地让她无处可躲。

  

  

  

  简亓对谁都是一张笑脸。左右逢源圆滑世故得很,偏你和他交谈时格外舒适,他总带着春风和煦的笑容,迷得你神魂颠倒,真以为他就是这般的温润随和,这也就让大家往往都会忽视了——

  

  

  

  他简大经济,圈内人称“笑面虎”。

  

  

  

  他向来是个凉薄的人。

  

  

  

  只是有句话怎么说来着?一个人在变得铁石心肠之前,也一定付出过自己的全部温柔和爱意吧。

  

  

  

  据说他拒绝过很多女孩。

  

  

  

  据说他只是在等一个人。

  

  

  

  而岁月倏忽而过,他这一等,就是八年。

  

  

  

  单婷比简亓小了八岁。爱情从来无关年龄,只是我看到你的时候,只有一个想法:啊,就是你了。

  

  

  

  单婷第一次见到简亓的时候,是她来公司报到。为了不辜负宋玄莫名其妙的青睐,她做了十足的准备,把简亓的资料查了个透彻。她早就听说简大经济的皮相就是撂在光鲜亮丽的明星里也不逊色,但当她见到真人时,还是忍不住惊讶了。

  

  

  

  那天,简亓穿着黑色大衣,灰色的高领毛衣托着他的下巴。一对英气的剑眉,天生的冷白皮更衬得他气质清冷。

  

  

  

  明明只是个幕后的工作者,怎会生得这样好看。

  

  

  

  一眼干净,一眼温润,一眼无法自拔。

  

  

  

  一眼坠入爱河。

  

  

  

  单婷的一见钟情荒唐到极致。

  

  

  

  她上班第一天,怀揣着一颗似乎刚刚恋爱的心,小心忐忑又满怀期待地帮简亓接了一杯咖啡。她静静地盯着简亓,看着他的反应,然而他只抿了一口,便放下杯子对上了单婷的目光。

  

  

  

  他清咳了一声,张张口:“苦了。”

  

  

  

  单婷反应了一下才说道:“抱歉啊简哥。我以为……像您这样的成功人士不爱喝甜的……我下次会注意的!”

  

  

  

  “成功人士?”简亓的眉头锁在一起,嘴角勾起一抹讽刺的笑容,叹了口气又摇了摇头。

  

  

  

  “我一败涂地。”

  

  

  

  单婷呆望着简亓,不知所云。

  

  

  

  简亓只停留在悲哀的惆怅里短暂的几秒,很快恢复平常:“以后不用帮我接咖啡了。”

  

  

  

  看着单婷略微疑惑地眼神,简亓举起手中的杯子在单婷面前晃了晃,说道:“没有人一起喝了。”

  

  

  

  单婷是很久以后才知道,她入职第一天恰好是简亓陶桃分手的那天。

  

  

  

  简亓有时还会买黄桃干。

  

  

  

  那样过于甜腻的东西,简亓从来不会吃。

  

  

  

  只是捧在手心,像是全天下最要紧的东西,他望着黄桃干出神。眼底是年少的幸福美满,是万事如意,然后是后来的阴郁黑暗,是美梦破碎。尔后回神时,他又无奈地扶额,把它扔进垃圾桶里。

  

  

  

  他视它为宝物。他亲手放弃了它。

  

  

  

  单婷每每看到这种情况,只觉得揪心。他怎么会爱到这么难受的地步。自己又为什么明明知道他心有所属深爱别人,却还是克制不住,却还是想要喜欢他。

  

  

  

  这种想法还真是为难自己啊。

  

  

  

  “爱情从不让人体面。”

  

  

  

  单婷也偷偷买过和简亓一样的黄桃干。只是不知道出于什么原因,她总觉得吃起来没什么滋味。要说甜,确实挺齁,若说苦,也确实有眼泪的味道。

  

  

  

  

  

  

  05.

  

  陶桃回来工作在深度发觉引起了很大的骚动。就连一些生面孔也都有意路过陶桃的办公室,带着一句“陶姐回来啦”。

  

  

  

  只是多多少少还有些好奇。

  

  

  

  陶姐怎么回来了。

  

  

  

  哦,为了宋玄啊。

  

  

  

  陶姐对宋玄真是好啊。

  

  

  

  “陶姐对我真是好啊。”问过陶桃与别人一样的问题,收到与别人一样的回答,宋玄也与别人一样地感叹了一句。

  

  

  

  那你怎么恩将仇报了。陶桃在心里翻了一个大大的白眼。

  

  

  

  宋玄还是一双不谙世事的清澈双眼,笑起来还是单纯可爱得很。只是瘦了很多,竟看不到一点横向发展的趋势,可能是因为她以前的话,让他真的怕简亓吧。

  

  

  

  陶桃上手捏了一下宋玄的脸蛋:“在你简哥这里生活这么艰难啊。”

  

  

  

  宋玄眨巴两下眼睛,认真地摇摇头:“简哥他对我……挺好的啊……”

  

  

  

  “不像陶姐说的那样,吃小孩不吐骨头,也没有总让别人吃亏……”看着陶姐深渊一般的眼眸,宋玄的声音越来越弱,可是眼神还是“我说的都是真的”。

  

  

  

  陶桃看宋玄这副模样,忍不住笑了,又带几分惆怅:“是啊。他可真是很厉害啊。”

  

  

  

  “哦,对了,”陶桃端起审问的目光,“你简哥的助理是怎么回事?”

  

  

  

  宋玄诧异了一下,看陶姐的表情有些害怕:“就……偶遇到的一个姐姐,她在路边哭得很伤心,我就问她怎么了,她说她失职了。简哥之前生病的时候伍哥就打算给简哥找个助理的,简哥说不用,但我觉得简哥实在是太累了,我就跟她说我给你介绍个工作吧……”

  

  

  

  简亓之前还生过病?怎么这么不照顾好自己。不过炫炫还真是……菩萨心肠。

  

  

  

  

  06.

  

  才刚回来,需要整理的东西太多,光是宋玄的行程资料和近一年半的新的人脉圈,陶桃都需要花一天去整理。而跟宋玄出行程还要稍等两天,恰好有个酒会,也算是回来以后第一次的公开宣告。

  

  

  

  不知不觉已到了中午,陶桃停下手中的活,准备去一趟医院。太忙,只能给他顺去外卖。

  

  

  

  她拉上办公室的门,正要离开,突然听到一声大喊——

  

  

  

  “陶桃!你等一下!”

  

  

  

  陶桃一转身,一个竖着呆毛,穿一身休闲服的男生急冲冲地走过来。他一双格外明亮的眼睛,咧嘴笑着露出一排白牙。

  

  

  

  “三爷?”陶桃有些诧异。

  

  

  

  敖三有些不好意思地挠挠头:“我听炫炫说你回来了,公司那边忙完我就赶紧过来了。这么久没见了……一起吃个饭吧。”

  

  

  

  不了,谢谢敖董的好意,我还有事。什么事?去看简亓。

  

  

  

  “哦,那行。”

  

  

  

  敖三很体面地选了一家西餐厅,点完餐后他倒显得有些局促不安。到底是太着急了。

  

  

  

  他看了看周围人的穿着才突然意识到,不免觉得好笑,自嘲道:“走得太急了居然忘了换件衣服,还真是有些煞风景。”

  

  

  

  陶桃也轻轻笑了:“三爷的休闲服的价格也比得过别人一身西装了。”

  

  

  

  敖三害羞地笑笑,像是一个手足无措的大男孩。他努力让自己保持了平静:“你,在加州过得还好吗?”

  

  

  

  “当然,托三爷的福,”陶桃点头,“AZY的特保让我很有安全感。”

  

  

  

  “那就好。”敖三喝下一口水,问道:“回来以后有什么打算吗?”

  

  

  

  陶桃愣了一下。打算?她是为什么回来的——简亓。只因为他,回来地仓促无所顾及,哪里来的打算和规划。

  

  

  

  她摇摇头:“一切就顺其自然吧。”

  

  

  

  敖三点头,沉默了一会儿。良久才开口:“那个……”

  

  

  

  “您好,二位点的餐,请慢用。”突然到来的服务员又把敖三想问的塞回肚子。

  

  

  

  陶桃摆放好餐具,待服务员离开后才看向敖三:“你刚刚想说什么?”

  

  

  

  “啊?哦,没什么没什么,先吃东西吧。”

  

  

  

  撒谎。

  

  

  

  他想问简亓的。

  

  

  

  你真的忘了住在心里的吗?你真的想抓紧握在手里的吗?

  

  

  

  他想问。却无从寻找开口的勇气。


dbq我的xjm😭
今天开学
(二)还没码完……
等我……
回来一定更

好好学习一切顺利👌

两情若是长久时(一)

♡原创  辣鸡文笔  禁改  转载私我
♡《第二人生》设定
♡亓桃不HE我心里堵得慌  放心入坑






00.

两情若是长久时,又岂在朝朝暮暮。
——秦观《鹊桥仙》

01.

陶桃风尘仆仆从加州赶回来直奔医院病房时,看到的是躺在病床上已经熟睡的简亓,而坐在病床旁的,是一个女孩。

大概就是那个所谓的助理吧。陶桃想。

这是陶醉讲给她的闲话。她可不爱听。

女孩看着夺门而入的陶桃十分惊讶,看了一眼病床上并没有惊醒的简亓,露出十分尴尬的神情。

陶桃并没有理会助理的眼色。径直走到病床前,心心念念的人正在眼前。

简亓又瘦了。

这是看到简亓后陶桃脑海里第一个想法。然后看着简亓微皱的眉头毫无血色的苍白的脸上还有一层细密的汗珠,她心疼的要死。怎么就病成这样了呢?她不在的这些时日里,他到底是有多不爱惜自己。

片刻后,女助理尴尬地说了一句:“您是陶姐吧?”

陶桃抬眼疑惑地看她。

“陶姐别见怪。我虽然进公司晚,但像陶姐这样的人物还是又耳闻的。”女助理解释道。看着陶桃若有所思地点点头,她又赶紧说道,“对了陶姐,我是简哥的助理,跟简哥三个月了,我叫单婷。”

跟简哥三个月了。

这话听着怎么这么不友好。陶桃心想。

然后她又一想——

单婷。

擅停。

呵,她勾起一抹讽刺又苦涩的笑,似是自嘲一般。

她总是在一门心思地向前走。

02.

她仔细地看了看单婷。大概只是个二十出头的小丫头,长相很是伶俐,看自己的眼神并不单纯,似乎有种蠢蠢欲动的攻击性。

女人的第六感向来准确。

她又把目光落在简亓身上。

什么意思?陶醉不是说只是个随便招来的助理吗?怎么还孤男寡女共处一室呢?简亓生病的日子都是她在照顾吗?简亓怎么想?还是说他知道并且……

瞬间无数个想法充斥在陶桃脑子里。她才下飞机就赶过来了,还来不及休息,当下最好的选择是回家休息好了等简亓也醒了再来看他。可她现在不会了。

“单婷,”她礼貌性地笑了一下,“你先出去吧。”

然后别再来了。

单婷愣了一下,才拿起包恋恋不舍地望了一眼简亓,又对上陶桃恨不得撕了她的眼神,才识趣地离开了。

陶桃觉得很头疼,她当简亓助理的这三个月里跟简亓发生了什么,简亓怎样对她,她统统不知。她真怕她专程从加州回来,终于有勇气回应简亓,而简亓却早已不再属于他了。

陈旧的往事再次被提及的时候,总是很麻烦。当事人犹犹豫豫踌躇不前,只是怕自己在等待的人,早就挥袖离去。什么也都不留念。

病床上的简亓的眉突然又皱了一下,睫毛有些颤抖,然后微微睁开一双眼,似乎看到陶桃便一下睁开。满眼都是惊喜:“桃桃!”

他笑着,伸手去摸陶桃的脸颊,小心翼翼地抚摸着,好像一个生怕一不小心就惊扰美梦的小孩:“真的是你吗?你怎么回来啦?”

陶桃原本想说是回来看你的,但又想到刚刚离开的单婷,嘴硬说:“简大经济病倒了,我可不放心宋玄交给别人了。”

“那这么说来,在陶姐这里,我不算别人?”简亓的精神并不好,但此刻却是满脸戏谑模样。

陶桃立马打掉简亓的手,不悦地看他:“别抠字眼。”

简亓眼睛里的一点光很快暗淡下来。一朝梦醒,原来一切还是这么糟糕,原来我们还是这样的彼此隔应。

简亓认认真真地看了陶桃好久。他的眼神太复杂,陶桃读不懂。缓缓他才勾起嘴角,换上从前在公司时对待陶桃的专属表情,慢慢地说:“宋玄现在是我助理在带。”然后他思考了一下:“陶姐刚刚……应该见到了吧?一个小姑娘。”

一个小姑娘?陶桃的眉立马拧成一团。

简亓似乎并没有看懂她这个表情,继续说道:“虽然只跟我工作了三个月,但基本的业务能力还算过关,宋玄交给她带我比较放心。而且毕竟是宋玄把她拉进公司的,她肯定会对宋玄很好的。”

“她跟炫炫又有什么关系?”陶桃问道。宋玄带进公司的?这算是自己的孩儿给自己添了一个绊脚石吗?

“是炫炫去买冰……”简亓尴尬地看着陶桃要吃人的表情,小声地继续说道,“去买冰淇淋的时候,碰到的一个,具体我也不清楚怎么回事。反正没两天她就出现在我办公室里了。”

一个办公室?陶桃很快提炼到最有用的信息。问句差点出口,到嘴边却变成:“你竟然还让宋玄吃冰淇淋?他是个偶像!被狗仔拍遇到私生暂且不说,再不管理身材可真要被叫肥仔了。”

“陶姐别生气,我也只是偶尔让他吃一个嘛。”简亓用温温柔柔地语气说道。

陶桃撇撇嘴,没再说话,一心在想单婷的事。

简亓一直盯着她看,一年半没见到人,真是把他想坏了。“陶姐这次就不回去了吧。”

“回,怎么不回。”

简亓的目光一滞,苦涩地笑笑:“桃桃就不能留下来吗?”

陶桃愣住了。桃桃。他又叫她桃桃了。

心,似乎被触到了一块最柔软的部分。

她看着简亓祈求的眼神,缓缓开口:“看情况。”

03.

陶桃回家好好休息了一下,然后她被一个简亓和单婷在一起的噩梦给吓醒之后,第二天早早地赶到公司找到了伍总。

伍杨还是老样子,悠哉悠哉地坐着喝茶,看着陶桃风风火火地过来也并不表示惊讶:“陶姐来啦。”

陶桃开门见山:“伍总,宋玄可以转回到我这里了吧?”

伍杨点点头:“当然可以,宋玄是你的人,你去简亓办公室通知一下他的助理就行了。只是加州那边的分公司才一年半,形势并不见得稳定,陶制作这方面的能力并不及你,所以我希望你还是得回去。”

“我会尽快确定回去的时间。”

伍杨喝了一口茶,摆摆手示意她离开。

陶桃来不及去思考最多能待多久,就踩着高跟鞋进了简亓的办公室。

作为公司高层,简亓的办公室很大,所以简亓和单婷的办公桌也离得很远,尽管如此那也是在一间办公室里,让陶桃不得不多想。

单婷正在整理文件,看到陶桃,再次愣住:“陶姐好。”

陶桃点头示意,说道:“我是来跟你说一声,从现在起宋玄还是归我管。”

单婷点点头,把手中整理好的文件递给陶桃:“知道陶姐回来就赶紧整理好了,这是宋玄最近两周的工作安排。简哥住院前帮他规划好的,因为原想的是我带宋玄,哪会想到陶姐大老远地回来,简哥还是不放心我的能力,所以安排的通告都是无法更改的,还请陶姐见谅。但是简哥的安排绝对是为宋玄考虑的。”

是啊,她也想不到自己会大老远地回来。不为别的,只是为了一个简亓。

好像一个简亓,就已经是她一个世界似的。

陶桃大致翻了翻文件,简亓做事向来考虑得周全得当,如此倒好,省了她再去为宋玄安排工作的时间。

她转身,准备离开,突然又回头,警告似的叮嘱了一句:“医院那边以后你别再去了。天天两地跑你也不好专心工作,不拿出点成绩来,扫的可是你简哥的面子。”

单婷皱了下眉,有些为难又抗拒不得:“好的陶姐,我知道了。”

原来也不是什么难对付的角色。估计以前也在简亓那里尝到过苦果。

年轻的喜欢总是如此,固执得很,盲目得很。